徐涛,现任北京码牛科技有限公司CEO

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工程硕士,中国社科院产业经济学博士(在读)

有19年营销部门管理经验,14年的网络和云计算企业高层管理经历


本文作者:会会达人


与众不同的创业路


徐涛19岁就大学毕业,毕业后在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都尝试过,也自己创过业,后来在北大方正任职,25岁成为了公司最年轻之一的中层管理者。后加入神州数码,在那里工作了八年的时间,积累了大量关于研发、生产、销售等一系列的经验,对全产业链有了深刻的认识,2013年创办了码牛科技。“当时我们就已经对公司要做的产品,要发展的方向,用户的定位已经非常清楚。我们跟一般的创业团队有所不同,很多初创团队并没有很多年的经验和资源累积,而我们在这个行业了解了十几年的时间,对用户的研究更深,而且由于长期在研发型厂商工作,我们的团队组建也是非常迅速的。”


公司成立一年多,长达一年多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研发中。2014年底开始,他们获得了多个标志性订单,奠定了公司在业内的影响力基础。紧接着码牛科技持续推出有独特优势的新产品,跟公安部门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。


徐涛对于创业有自己的一套认知:“在我看来创业有三个关键因素:第一是战略,它决定了你做的东西到底有没有市场,只要你战略真的想清楚了,其他的技术、商业模式、资源等等都是可获得的;第二是资本,你必须规划好资金的预算和后续资本的支撑;第三就是人的因素,互信不代表能力,准备好一些有能力的人比随便拉来两个好哥们一起创业要靠谱多了。”


三亿多个终端


徐涛的公司主要业务方向是服务于公安部门,提供大数据采集和分析,帮助公安部门辨别出危险分子,例如赌博、贩毒、暴恐份子等等。”


我们现在已经采集了三亿多个终端数据,另外覆盖了三百多万上网人群,这个数字到年底至少要再乘以五。”


“大数据主要有三个要素:一是来源。大数据行业很多人称自己为DMP数据管理平台,它们分为第一方或第三方,第一方能自产数据,比如BAT,它们自己有源源不断的数据产生,而且获取成本低,人群定位清晰,易于整合。第三方DMP则以Talkingdata为例,它们的数据从其他的地方获取,虽然不能自产,却有较强的从各处整合数据的能力。


第二个要素是结构化程度。其实就是标签贴的清楚,将行为的数据精确的细分。这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效率,尽量减少让机器模糊判断的比重,而是由人告诉机器如何判断,不再需要复杂的学习算法去实现。


第三个要素是维度。我们的任务就是尽量应该多维度地收集数据,再通过不同维度不同加权,精准判断某一种行为。”


谈到大数据的具体应用流程,徐涛总结了四点:“当我们获得以上要素以后,主要分为四步:数据采集,数据转换与分析,贴标签,最后建模。建模是根据一种行为来找到一类或者一个人,它是根据相应的需求来的,然后再去行业上应用。举个例子,根据调查顾客实地看房后购买率是14%,这远远比在街上发传单有效得多。所以房地产商就需要准确把看房广告推送给有需求的人。意味着在海量的上网人群和行为里,经分析后,把那些有经济实力并且近期有购房需求的用户筛选出来,通过各种方式将相关的房产信息推到屏幕上,这样精准地获取用户是非常有效的。”


大数据的意义要建立在战略上


“人的现实中行为都在不由自主映射到互联网上,我们现在在互联网上留下了越来越多的痕迹,从衣食到住行,数据的作用已经是不言而明,精准营销已经是趋势,越精准营销的成本越低,效率越高。现在大家都讲‘获客’,互联网的双向反馈性和可跟踪性,促使你不管在哪一个行业,都要锁定用户,然后向他发布信息以求获得反馈,然后再转到现实的交易,这个获客的过程不依据大数据是不可能的。”


据预测,今年国内大数据市场规模可达300多个亿,越来越多传统行业想要依靠大数据产业进行转型,徐涛认为很多这样的转型都是停留在表面的:“你在网上发广告不叫转型,你必须将用户体验变成可视和可接收的。大数据是有局限性的,传统行业必须有效地对自己的战略进行梳理,真正有价值的内核才能有持续的生命力,如果你连用户真正的需求都搞不清楚,你要那么多数据又有什么用呢?另一方面,在大数据合作上要慎重选择合作伙伴,这个行业目前还是良莠不齐的,有些大数据公司的投放并不是精准的。”


2016年08月09日

码牛科技CEO徐涛入围“2017《互联网周刊》年度人物候选人”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徐涛:大数据的意义在于与战略融合

添加时间:

爱播速影院